亂世メ皇城之巅 十年文化,永久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玄幻·奇幻┊] 《夜宠为妃》作者:莎含(已完结)

[复制链接]

三级士官Lv.5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章 宴无好宴(上)
  容氏住的院子离正院只隔了一个水榭,绕过抄手走廊,先看到一片荷花池,四周假山环绕,远远的就能看到荷叶下畅游的大红锦鲤。

  “王妃可是有什么不对?”蔷薇见主子停下来,也顺着视线往池里看去。

  除了荷花就是鲤鱼,到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啊,要在看看这位主子,眼睛似闪着光,越发的困惑起来。

  “蔷薇,你说这锦锂好吃吗?”

  蔷薇想了很多,就是没有想到王妃会问出这么一句话来,“这、、、奴婢也没有吃过。”

  慕凌雪轻点下鄂,这才沿着鹅乱世铺的小道往前走,“在我的家乡,有道菜很好吃,就是用锦鲤做的,先用佐料将切好的鱼片喂上料,然后在锅里放上鸡汤,在加入枸杞、党参、甘草、生姜、怀药。并把鱼头放进汤里,然后将汤水烧开,切忌在水烧开前搅动汤水,要不会很腥的~~待汤水开后,就可以放大葱就去了,最后等汤开了,就可以片好的鱼是下进锅吃的,吃多少下多少,待鱼吃完了,还可以下青菜,粉条等配菜吃。真是美味啊。”

  蔷薇都没有听说过,而且里面放着的东西她都没有听说过,“甘草那些听着怎么像是药的名子?”

  慕凌雪给她一个表扬的眼神,“枸杞党参甘草怀药可都是草药,我说的这道锦鲤做的菜可是药膳鱼,里面当然得放草药了。”

  说到这,她故意停下来,郑重其事的对蔷薇强调道,“一定要是锦鲤,不然这道菜的味道可就全然不一样了。”

  蔷薇被弄的一头雾水,不知道王妃突然对自己这么认真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却也本能的福了福身子,“奴婢醒得了。”

  慕凌雪点点头,才继续让蔷薇引路,两人往大厅而去,直到主仆二人走远了,一处的草丛里才飞出一抹身影,飞一样的从另一条小路往正房而去。

  容氏早早就侯在了外面,一见到慕凌雪过来,委身上前去行礼,“妾身见过王妃。”

  慕凌雪离她三步远的距离停下来,“容侧妃客气了,快起来吧,要是累坏了你,王爷可要怪本妃了。”

  容氏原本抬起的脸上挂着的笑也僵在脸上,慕凌雪才笑着上前扶起她,“府里的事情都是妹妹在主持着,让妹妹在这里侯着本妃,本妃就已经很内疚了,妹妹在这么客气,让本妃更加惭愧了。”

  “王妃客气了,都是妾身该做的。”容氏这才又笑了,“王妃里面请吧,董妹妹在厨房里亲自下厨,说是要给王妃当面赔礼。”

  容氏只以为刚刚是自己的错觉,或是她想多了,前一句,她以为王妃是在怪她不过去问安,说她没有规矩,待听以后面的话,看这人也不似那个意思,或是嫉妒她掌着内院的事才会这样吧。

  想了是这样,容氏到也没有那么谨慎。

  慕容凌雪淡笑到不接话,大步的先走进大厅。

  “怎么不见王氏?”慕凌雪直接坐到了正位上。

  这一动作原本很正常,可是容氏毕沾着一个侧字,那代表着什么?那也不过是个妾,与妻也是相遥堪远,以前府里没有正妃,她是女主人,眼下却与之前不一样了,何况那正位人家坐的是理所当然,即使在自己的院里,她也要低人一级,从主子变成了下人。

三级士官Lv.5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0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一章 宴无好宴(中)
  慕凌雪一双含水的眸子看着容氏,目光淡淡的,却似一眼就将人打透,看到心里在想什么,脸上由心发出来的笑意,更让人嫉妒。

  容氏福了福身子,“王氏妹妹向来喜静,这样的场合妾身也叫过她几次,只是她每次都拒绝,久而久之,妾身也就不叫她了。”

  “说起来,府里就你们几个,只是我听说王爷有一个品香阁,这是怎么回事?”

  容氏脸色微微一悸,“品香阁里的女子都是各方官员和睿王送给王爷的女子,只是因为没有名份,所以都住在那里。”

  噢 ,原来是一个大妓院啊。

  “主子,饭菜摆好了。”有小丫头进来禀报。

  容氏对她摆摆手,转身恭敬道,“王妃请移驾偏厅用饭吧。”

  蔷薇冷哼道,“容侧妃,我们主子可是正妃,哪里能在偏厅用饭,还是让人把饭菜传到大厅来吧。”

  若是主子去了偏厅,不就是承认自己不是王府里正八经的主子了吧?容侧妃真是好手段,竟然不声不响的让主子自己就这样认了。

  “王妃恕罪,妾身往日里与几位妹妹都是在偏厅,这才忘记了规矩”容氏身子一软就跪到了地上。

  看她胆战心惊的样子,慕凌雪笑了,“不知者无罪,容侧妃也是忘记了,蔷薇,还不向容侧妃赔礼?”

  蔷薇清脆的应了一声是,这才回身向容氏行了大礼,“奴婢乱了规矩,求容侧妃原谅。”

  “快起来吧,多亏了蔷薇姑娘,不然今日我可要犯大错了”容氏一脸的歉意,回头喝向自己的丫头,“夜菊,还不让人把饭菜摆到前厅来,下面的丫头不知规矩,你竟也忘记了规矩?这事也不知道提点我一下。”

  “奴婢知错,这就让人把饭菜摆到前厅来”夜菊小心翼翼的应声,转身去了侧厅。

  慕凌雪全当没有看到,反正是她的下人,她要打要骂就去做,还真以为这样就能刺了自己的眼,那也太小看她了。

  蔷薇扬扬得意,主子在不受宠那也是正八经的主子,容侧妃在管着府内的事又如何,还不只是一个妾?

  不多时就见夜菊领着众小丫头把饭菜摆在了大厅,董氏也搭着丫头的手走了进来,“看看都是妾身忘记了规矩,到让容姐姐受委屈了。”

  一进来先不问发,直接认错,这错认的可怪了,如此一来,到会让人觉得是慕凌雪这个王妃以势欺人了。

  “妹妹哪里的话,在我的院内出了这种事,就是我的错,好在王妃并没有生气”容氏马上接了话,一边拉着董氏,“还不快给王妃认错,今儿可是你说要借我的地方给王妃认错的。”

  直接让慕凌雪想插话都不可能,直接就被扣上了欺负侍妾的名声,还做的天衣无缝滴水不漏。

  “妾身前些日子脑子进了水,才做出那种糊涂的事情,还妄王妃原谅妾身这一回。”董氏低眉垂眼,到是弄的很像那么回事。

  慕凌雪不急着叫她起来,只让她半蹲着身子,“今日董姨娘这般委身认错,本妃若是说原谅,就是承认了本妃还记较着那事,若是不接受这道歉又会让人觉得本妃太过泼辣,这到让本妃为难了,到底要怎么做?不如容妹妹帮本妃出个主意吧。”

  “这、、、王妃,妾身哪里懂得这些。”容氏一脸的惶恐。

  这跟本是你们两个人下的套,就想让我背上那恶名声,我不想着来惹你们,你们到是一刻也不安份啊,慕凌雪摇摇头。

  “容侧妃帮王爷管理着内院,这点小事若难住了你,看来只能请王爷过来了。”

三级士官Lv.5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二章 宴无好宴(下)
  容氏和董氏皆抬起头来,这么小的事就要惊动王爷,她们没有料到,更让她们没有料到的不在后面。

  慕凌雪都没有犹豫,只吩咐蔷薇,“你去前院一趟,请王爷过来,若是王爷有事,只管把这事禀了王爷,让王爷给了决定再过来。”

  蔷薇响亮的应声,大步出了前厅。

  容氏慌了,“王妃,不过是些小事,就惊动了王爷,咱们做为王爷的女人,本该为王妃分忧才是,却怎么能因一点小事就要惊忧王爷呢。”

  容氏担心的还有很多,王爷让她掌着内院,就是看她是个沉稳又知事的,要是让王爷知道她不顾规矩就这样让侍妾欺压到王妃头上去,怕在王爷那里对她的印象也不好了。

  董氏也怕了,因为那事王爷就已经冷落她了,若是今天在惹得王爷不怪,那不更完了。

  “王妃,妾身全然没有那意思,即是这样,只当妾身错了,说了让王妃难做的话”董氏连忙认错。

  这次的态度,可比前一次诚心多了,容氏也在一旁认错,“王妃,董氏一向是个心直口快没有心的,你慕多想才是。”

  “这样看来到是本妃想错了,只是派了人去王爷那里,看来这次只能惊动王爷了。”慕凌雪脸露难色,不由得训斥道,“不过这也算是一次教训吧,董氏你身在王府,就是王府里的人,旁的不说,也该以王府为大,事事以王府为先,咱们这府里人多口杂,莫传出什么话去而让玷污了王府的名声。”

  董氏的腿一软,就跪到了地上,“妾身知错。”

  容氏见扯出这么大的罪来,知道不跟着跪也不行,只能跪下,明明还是夏天,可地上面传来的寒意透过衣袍还是传到了膝盖上。

  “本妃也是为了王爷着想,更是为王府着想,身为王府里的女人,咱们不能为自己,得为王府和王爷着想啊”慕凌雪深有感叹的摇摇头,“算了,还好今日没有外人在场,这事也不会传出去,都起来吧,眼看着这菜也凉了,本妃就回去了。”

  慕凌雪站起来,容氏和董氏松了口气,直到听脚步声走远了,夜菊才扶着自家的主子起来,容氏一脸冷色的扫了董氏一眼。

  董氏心虚的低下头,“我哪知道她是个刁钻的,这个毛病都能挑的出来。”

  “哼,行了,我也累了,你也回去吧”容氏不愿多看董氏一眼,扫到桌上的饭菜,满脸的厌恶,“叫人都撤下去,赏了你们吃了。”

  夜菊就对下面站着的丫头使了个眼色,丫头们也都紧绷着身子,生怕做犯了而触到主子的眉头上,董氏主仆二人被凉在那里。

  董氏面上有些挂不住,却又不敢得罪容氏,只能把火气发泄到丫头秋风身上,扬手一个巴掌,“都是你个不懂规矩的,还不扶着我回去。”

  秋风捂着脸不敢掉一滴泪,扶着董氏出了大厅,往外走。

  夜菊对着主仆二人的背影呸了一声,“做不得好事,就连累我们主子。”

  容氏听了到没有责怪夜菊。

  心下却暗悔,怎么就没有想到这一层,怎么就能相信董氏那能力呢,这回没羞辱到人家还弄的自己一身骚,到是头一次吃过这样的亏。

  慕凌雪我是贰佰五小湖时又停了下来,驻足的往水里眺望,临走时还惋惜的摇摇头,有下人看到了越发不明白这王妃是个什么性子。

  对于王府,慕凌雪跟本还不认路,好在不知往哪里走时,蔷薇迎面走了过来,身边是紫依随着同行,两人过来问安。

  “走吧,这响午都过了,咱们回去也弄些吃的吧”对着紫依点点头,慕凌雪搭着蔷薇的手继续上路。

  身后的紫依则往容氏妃的院子方向而去。

  蔷薇回头见人走远了,才一脸的得意,“奴婢到了那里就见到了王爷,只把事情说了一遍,王爷二话不说就让紫依跟着奴婢过来了。”

  只可怜主子竟然出来的,不然也能看到紫依训斥容侧妃和董姨娘的场面,真真是便宜了她们。

  慕凌雪听了微微挑挑眉角,以她对那个男人的观察,似乎不会这么容易吧?

  “王爷可说了什么?”

  蔷薇一脸的惊讶,似主子怎么知道,“王爷只说了一句‘王妃能为大局着想,本王也该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若不是主子问起,奴婢都想不起这句话了。”

  平白无辜的,听王爷话里的意思,怎么像王妃为王爷做了什么大事一样呢?

  慕凌雪扯开嘴角一笑,这男人果然是不会欠旁人一点,想来他这样做是在回报那日她独吞下带泻药的菜吧?不过通过这件事,也证明了一点,这个男人是永远都不会欠旁人的,而别人更不能欠他,一生中没有大喜更不会有大悲,更是相当霸道又决绝。

  可见这种男人不合适做丈夫,到是适合做生意伙伴。

三级士官Lv.5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三章 分权
  紫依去容侧妃那里后,不出半个时辰,人又折到了正院。

  “奴婢见过王妃”紫依落落大方的形过礼后,一边回身吩咐身后的人,“把东西放下吧。”

  几个婆子抬着两口大箱子慢慢落了地,人规矩的退到一旁站着。

  慕凌雪扫了一眼,“这是?”

  紫依笑着微微福了身子,“王爷说王妃到府上也有几日子,该接撑内院的事了,就让奴婢把内院的帐本给王妃抬了来。”

  呃、、、

  不是说古代交权很难吗?怎么到了她这就容易了,只是偏她不是个喜欢争权的,更是怕麻烦的一个人,慕凌雪面上虽没有表现出来,不过心里却很不舒服。

  这男人果然够小气,面上说是还自己的人情,转身就把她又当成了靶子,让她还更多的债,看来还真是她低估了那男人,果然是沾不得。

  “本妃初到王府,怕是担不起这个能力、、、”

  紫依轻声慢语的打断她的话,“王妃,您是这府里的女主子,想怎么做只管按您的思量来,王爷也让奴婢给王妃带话,无需有顾及。”

  “那好吧,有劳紫依姑娘了,水竹看赏”既然她想怎么弄都行,也就不用拒绝了。

  紫依落落大方的收了赏,又谢过恩,这才回去回话。

  水竹则吩咐几个婆子将箱子抬到了偏厅,没有了外人在场,蔷薇高兴的笑了,“这次容侧妃和董姨娘怕要气的生病了。”

  偷鸡不成啄把米就是这个意思吧。

  “以后这些话不得乱说,我本就是个没有仰仗的主子,若出了什么事,也没有能力保护你们,你们只能自己加倍小心了,懂得吗?”

  蔷薇敛起脸上的笑认真的点点头,“奴婢醒得了。”

  心里却是一暖,想到之前还一直看不上这个主子,此时却越发觉得自己的命好,竟遇到这么一位好主子,想到之前自己的态度,蔷薇脸上微微一烫。

  “王妃,奴婢之前不懂规矩,还请王妃处罚”语罢,蔷薇跪到了地上。

  她不是那些一味脑子犯混的丫头,只想着爬上主子的床,她更明白二王爷那样的人,她这个下人真有一天在身边了,也不过是个过客罢了。

  “起来吧”慕凌雪也不是那爱记较的人,况且她身边也需需一心一意跟着自己的人,“我知道你们也有太多的情非得已,我也不是那心胸狭隘之人,只要你们真心对我,我定当以命护你们。”

  这样的承诺震撼了蔷薇的心,她眸子含泪的抬起头,水竹从外面走了进来,一把扶起她,“还不谢谢主子,咱们做奴婢的这辈子图的是什么?不就是能遇到一个好主子吗?”

  蔷薇点点头,抹掉眼角的泪,慕凌雪最看不得这个,“好了,一会儿你和水竹把帐本看看,事关内院的帐本都挑出来送到容侧妃那里,告诉她是我说的让她帮我管理着内院,把府外的买卖也单挑出来送到董氏那里,至于厨房的也单独提出来,送到王姨娘那里。”

  她嘛,则好好研究一下府外的那些财产,可以利用那些做本钱也得容当给自己寻个挣钱的机会,至于内院的事,就让她们自己斗去吧。

三级士官Lv.5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四章 暗动
  紫依送了箱子直接到了前院书房,叩过门之后不等里面有声音就推门走了进去,可见平日里她怎么样得到主子的信任,更是一个宠仆。

  “爷,照您的吩咐把东西送过去了,容侧妃什么也没有说,听到奴婢把爷的话说完后,直接把帐本当着奴婢的面数着放进了箱子里。”紫依站在屏风后面禀报。

  屏风后,凤谷秋手里正拿着一张小纸条,剑眉紧蹙,对屏风外面的话似跟本没有听到,紫依也不敢出声,只静静的站在那里。

  半个时辰之后,凤谷秋才放下手里的纸条,“下去吧。”

  紫依应声退了出去,在门口正好撞到了京八,两人互相点过头打过招呼,京八才禀报道,“爷。”

  “进来。”里面传来凤谷秋清冷的声音。

  京八弓着身子推门走了进去,与紫依不同,他直接走到了屏风的另一面,恭敬的站在那里,“爷,皇上下了圣旨,让睿王做使臣到南边去治水患,不日就出发。”

  凤谷秋勾起性感薄唇,南边的水患已到了收尾的时候,睿王这个时候去不过是走走样子,待回来后,只管理所当然的背上这大功劳,这事怕又是皇后在背后出的手段,眼下西晋国的大权全握在皇后母系一族,睿王做为皇后的亲生儿子,好事自是全落到了他的身上。

  而且这样的事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早就习惯以为常,只是那件事、、、凤谷秋拧起眉头,却是他最不甘的一件。

  京八微抬起头,用眼角扫了一下,又快速的低下头。

  “帐目送过去,后院有什么动静?”凤谷秋收了心思。

  京八要禀报的也正有这件事,“王妃把掌管内院的事分别分到了侧妃和两位姨娘身上,厨房由王姨娘管着,买办归到董姨娘手里,其他的落到了容侧妃手里。”

  凤谷秋眼皮一抬,“那她呢?”

  “王妃只管着府外的帐本。”京八还有些奇怪。

  旁的不说,这些他还是懂得的,毕竟女人都喜欢管内院的事情,那才是真正的实权握在手里,府外的事情,不过是等着年节庄子上的人送些庄上产的东西上来,对下帐目罢了。

  或许这位王妃是真的不想麻烦吧。

  这些凤谷秋自然也想到了,不过他却不像京八想的这么简单,“我会去南边一趟,你让人注意着王妃的举动。”

  京八不勉有些担心,“爷,奴才听说大灾过后,必有大疫,爷是不是再考虑一下?”

  得不到主子的话,京八不在多说,退到屏风后面,才转身出了书房。

  凤谷秋修长的手指玩弄着桌上的纸条,东晋国第一才女?真是这样吗?手里的纸条写的正是探子从东晋国打探来的消息,可与纸上的一对照,与府里的女人跟本不是一个,只是睿王难道真的这么蠢以为换了人就不会被察觉了?

  想来事情不会这么简单,那到底又是什么?人在中途就被换了?问题到底什么样,还是要从这个女人身上下手才是。

  让他更为觉得有趣的是这个女人,想用那吃饭之事而让他帮她一次,即然是这样,就得让她明白,想让他还情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到时要付出十倍的代价。

  不过她既然不愿管理内院,他到要看看她的目地到底是什么?

  三日后,睿王带着亲卫队圣旨去南方治水患,十天后,闲王凤谷秋病了,太医院里一起过来三个太医,摸过脉之后只说身子太过疲劳又太虚,要好好调养,开了壮阳的药单走了。

  皇宫里皇后得了消息,面上冷笑,“闲王身边也是少了知冷热的人,本宫有个侄女,传旨下去,指给闲王为侧妃,不日就接进府去吧。”

  内侍得了一懿旨,一刻也不耽搁,直接就去闲王府了,如此一来,闲王府又折腾了一阵,直到送走了内侍,慕凌雪才缓了口气。

  “这些个娶纳的规矩,容侧妃就交给你了。”慕凌雪交代之后,才搭着两个丫头的手回去了。

  府里又要进女人了,还是皇后娘家的侄女,这样的身份,一进来就会高于她们之上,毕竟人家有皇后和杨氏一族给撑腰呢。

  容侧妃心里在不愿意也只能将手里的帕子拧了几个来回,还要面带笑容的安排人去弄迎亲的事情,到是董氏最是直接的一个,接懿旨的人还没有散就落了泪,秋风吓的忙低声劝慰,董氏却把火气发泄到秋风身上,狠狠的拧了几把。

  秋风红色眼睛也不敢痛的叫出来,这才含泪的扶着主子下去。

三级士官Lv.5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0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章 夜谈
  凤谷秋原本想找个借口做掩护好出来京城,却没有料到皇后会来这么一招,不过还真以为一个女人就能对付的了他?

  而对付女人最好的办法,就是女人对付女人。

  借这个机会也正好试探一下那个女人。

  懿旨下来的晚天晚上,闲王府里就传来王爷怕王妃会生气,而宣王妃到王爷自己的院子暖阁去用晚饭,这样大的待遇足以见得王爷是很重视这位新王妃的,并不信传言中那般。

  闲王府的暖阁是什么地方?那里是王爷的禁地,除了王爷及王爷特别规定当值的下人,旁人是跟本进不去的。

  王府里容侧妃嫁进来这些年,却也是没有进过暖阁的院子的。

  这消息一传出来,容侧妃气的黑了脸,一直保持的温柔娴熟一面也保持不住了,赶了所有人出去,独自在屋里把东西全砸了。

  这怎么可能?明明大嫁之夜王爷已经给那个女人那样的羞辱了,又怎么会突然间?

  夜菊上前劝道,“主子,王爷这样做怕是在变向的处罚主子吧?毕竟王爷是个重规矩的人,所以主子不该生气而是该好好表现出大度一面,把王府里的事情主持好了,让王爷满意,王爷自然也会疼爱主子的。”

  容侧妃脸色缓了缓,“真的?”

  “王妃长的虽然美,可咱们王爷什么样的人没有见过?眼下王爷缺的不是美人,而是能助上他的人才是,咱们老爷是将军,哪个对王爷重要,王爷自然明白,奴婢觉得,怕是王爷有什么目地吧?”夜菊怎么也是从将军府老夫人过来的,对一些事情看的也通透。

  容侧妃点点头,“你说的对,我不能让王爷讨厌,快叫人把屋子收拾了,今日的事谁也不许传出去。”

  “奴婢醒得了。”总算主子转过这个弯来了。

  至于董氏则又是大哭了一场,把火气发到身边的下人身上,而向来老实的王氏,仍旧做着自己该做的,什么动静也没有,到是最能沉得住气的。

  慕凌雪走进暖阁,只觉得这院子眼熟却又不记得自己见过,想到蔷薇说起这暖阁的事,果然是小估了这个男人,怕是没有好事找上自己。

  “王妃这边请。”京八在前面引路。

  不知不觉竟已经到了,慕凌雪站在红漆的大门前,京八推开之后,她才迈了进去,屋里散发着浓浓的汤药味,细闻一下,不过是些进补的汤药罢了,这男人的病看来是装的吧?

  绕过绣着百竹图的屏风,就是实木的床,两边挂着白纱,一场着胸襟的男子妖娆的侧身躺在上面,乌黑的头发也散着,只不过那样妖孽的脸太过惨白,似正生着一场大病。

  “王爷”慕凌雪虽然不喜欢的规矩,也知道在时代不得不低头。

  “王妃到床边来坐吧。”凤谷秋的声音里略带着嘶哑。

  慕凌雪应了一声是,慢步上前委身坐到了床边,却也只是搭了个边,“王爷病着,妾身本该让侧妃和姨娘在身边侍疾才是,只是妾身听闻王爷喜静,故没有让人来打扰。”

  客套话嘛,总是要说的。

  凤谷秋略抬起眼皮,“夫妻本就是一体,王妃不必跟本王这么客气,今日找王妃过来,也是有事要王妃帮本王做。”

  “王爷有什么事只管吩咐便是”连夫妻本就是一体都吩咐出来了,她还怎么好意思拒绝呢。

  凤谷秋也不绕弯子,“这次本王要出门几天,只是皇后指了新侧妃进来,迎娶之事就安排这几天吧,只是本王出府之事不宜让太多人知道,王妃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慕凌雪抬起头,淡淡一笑,却也是倾城,“王爷,这么大的责任,妾身怕要让王爷失望了,毕竟妾身只是一小女子。”

  “做为皇家媳妇出府是要正当理由的,王妃也不希望带着大带人马上街吧?”

  这是在开条件?

  慕凌雪对上那双含笑的眸子,有种被看透的感觉,不过这个条件确实很诱人,“可以随时出府?”

  “王妃的要求是不是太高了些?”这女人胃口到是不小。

  慕凌雪笑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王爷大可放心,妾身即使在喜欢逛街也不会晚上出去,这些礼数还是知道的。”

  言外之意,放心吧不会给你戴绿帽子。

  凤谷秋不自觉的勾起唇角,“成交。”

  这女人到有点意思。

三级士官Lv.5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10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章 手段
  慕凌雪回到正房没多一会儿,就听见外面紫依来了,还让婆子抬了一个木桶走了进来,水竹走出去见是一桶的锦鲤,心里疑惑虽多,却还是马上带着婆子到了厨房,将木桶安放在了那里。

  紫依办完了事,带着两个婆子离开。

  蔷薇陪慕凌雪去过容侧妃那里,一见到是锦鲤就乐了,“王妃可是要做鲤鱼火锅?”

  水竹从外面走了进来,“你是馋鱼了吧?这锦鲤怎么能吃?奴婢问过那两个婆子了,这锦鲤可是从容侧妃院前的荷花池里抓来的,当年王爷听说容侧妃喜欢,特意让人从南边运来的呢,眼下竟然让人抓了来送给王妃,足见王爷也是看看王妃的,奴婢恭喜王妃了。”

  语罢,水竹就福下身去。

  慕凌雪淡淡一笑,“不过是几条鱼,哪有那么多说话,晚上正好没有吃东西,就让厨房去备下,吃锦鲤火锅,记得到前院取五克枸杞,党参五克,甘草五克加到汤里。”

  这药膳鱼火锅清淡又鲜美爽口,而且还用的锦鲤,想来味道一定更美,若是那个男的知道她主动开口要锦鲤是用来吃,不知道会怎么样。

  原来在出了暖阁前,慕凌雪直接开口说想要几鱼锦鲤,凤谷秋没有犹豫的直接应了,转身她才进院鱼就送来了,这男人做事到是很痛快,这点到让慕凌雪很喜欢。

  紫依办完事回暖阁回话之后,凤谷秋挥了挥手让人下去,心下却不以为意,那女人怕是知道他曾特意为容侧妃弄来锦鲤,所以才想要,难不成是想示威,只是这样一来与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又不相符了。

  到是京八气端着吃食进了屋里,“爷,用饭了。”

  凤谷秋起身下床,桌上的吃食很简单又清淡,京八一面把托盘里的菜拿出来摆在桌上,一边嘀咕着,“爷,你都吃了这么些年素菜了,也该吃点肉了,人都瘦成这样了。”

  凤谷秋拿起筷子,也不理他,动作优雅的吃了起来,京八叹了口气,“奴婢觉得王妃很会吃,才听下人们在传王妃把王爷送去的锦鲤做了药膳鱼火锅,也不知道药膳鱼火锅是什么,奴才都没有听说过,想来是东晋国的特色菜吧。”

  京八在那里唠叨着,跟本没有注意到他主子微顿的手,还有快速僵硬的脸,凤谷秋随后苦笑,看来是他太自恋了,原来那女人要鱼不是看,而是吃。

  “不过可惜了,那可是锦鲤啊。”京八还自顾的说着。

  凤谷秋对那吃的不在意,可是药膳两个字却让他眸子闪了闪,“王妃懂得医礼?”

  京八摇摇头,“这到没有听下人说起过。”

  有东西从凤谷秋眼里快速的闪过,竟让他一直之间抓不到,却只觉得那东西就在眼前又想不起是什么,吃饭的心情也没有了。

  他落下筷子,“撤了吧。”

  京八见了不由得苦了脸,“爷,您就吃这几口?”

  见主子看过来,京八不敢在多话,快速的将东西撤了下去。

  品香阁隔壁容院里,容侧妃脸上强扯着一抹笑,“行了,将池边收拾一下吧,弄的到处是水迹,等王爷来赏鱼时滑倒了就不好了。”

  夜菊这才扶着人进了屋,容侧妃也冷下脸来,并不说话只沉着脸坐在软榻上,夜菊也不知道如何劝了,要是真是观赏也就罢了。

  偏王爷将鱼送过去,人家王爷直接就让下人炖了,跟本不领王爷的情,却更是无形中打了主子一巴掌,主子当成宝的鱼,眼下里成了王妃的盘中菜,这样的对比,总有些被羞辱的意味。

  “主子,要不要让人备洗澡水?”半个时辰了,总这样做着也不是办法。

  夜菊一脸的小心翼翼,见主子仍旧坐在那里,不知在想什么,却是跟本没有听到她的话。

  屋里慢慢的黑成一片,夜菊转身点了烛火,屋里亮了,容侧妃才有了动静,“明儿个让人再挑些大的锦鲤送到王妃那里去。”

  夜菊轻轻应声,却是想不明白主子这是何意,更奇怪的是主子没有发脾气竟然还让人送鱼去,不过总的说来这样也算是好的。

  至于正院那边,慕凌雪跟本没有多想,因为厨房里的婆子跟本不知道火锅是什么,自然也不知道怎么做,慕凌雪直接让人备了炭,又将要的食料拿到正房,关起门自己指挥身边的两人大丫头动起手来。

  既然这古代不知道何谓火锅,那可是一条挣钱的财路,不能让旁人学去,蔷薇和水竹猜不透这种心思,听到王妃让保密,只以为这是王妃家里独传的秘方,不过对于这新鲜事物到是很好奇,所以亲手做起来并不觉得累。

  夜深了,慕凌雪才吃上火锅,还拉着蔷薇和水竹一起吃,两个人拧不过她,只能别扭的坐下,待吃了一会儿后,也就放开了。

  慕凌雪心血来潮,还让人备了些酒,在现代时她就喜欢喝一口,而且多数时喜欢自己泡些酒喝,用药材泡过的酒喝起来味道也爽口。

  吃饱了,一壶酒也进了肚,慕凌雪对这种低度酒并不放在眼里,只是这具身子却不行,一站起来身子就有些晃,蔷薇和水竹嗤笑,将人挥到床上去,才去收拾桌上的东西。

  次日,幕凌雪醒来时已近中午,头隐隐作痛,早饭也没有胃口,水竹在一旁道,“王妃可不能在这样乱来了,自几个的身子重要。”

  水竹听了在一旁抿嘴笑,“早上容侧妃又让人送了一桶大的锦鲤呢,可够王妃吃些天的了。”

  慕凌雪一挑眉,“这到是我的错了,竟没有想到她的心情,这样吧,到库房里挑几匹好布送过去,然后再让人把鱼做一条送到王爷那边去。”

  “王妃,王爷一直是吃素的”水竹在一旁忙提醒。

  慕凌雪微微一愣,转尔笑了,想不到那样一个男人,竟然是个吃素的,这到有几分意思。

  “算了,那就先放水里养着吧”总不能让她去容侧妃那里请罪吧,说王爷送她鱼而她给吃了,这样就能让容侧妃挽回面子。

  虽然不想与这院里的女人结仇,不过也没必要做什么事都要和她们解释去。

  怕是她那样一做,人家还觉得她虚伪呢,或者是去示威的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不了以后做事小心点便是了。

  蔷薇和水竹两个哪里知道她在想什么,不过却觉得主子终于在王爷站稳了,不管怎么说王爷这两天也算是给足了主子面子。

  二日后,王爷办了一次喜事,凤谷秋被下人扶着迎了新人进了院,毕竟只是一个侧妃到也不用拜堂,而且凤谷秋做为闲王,在朝中没有担重责,只是一个闲人,与大臣们交往也不多,所以迎侧妃这天,府里冷清的也没有几个人。

  凤谷秋又有病在身,自是不用出去招待客人,不过当天晚上,整个人还是又犯病了,深夜里请了大医来,折腾到近天亮,才安静下来。

  至于新房里的杨侧妃,孤独的一直坐到天亮。

三级士官Lv.5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7章 妻训
  次日清晨,难得的慕凌雪又正妃名义招府内所有的侍妾到身前边训话,容侧妃第一个得到消息,让夜菊帮着仔细打扮一翻,就往正院走。

  路上,夜菊很不明白,“主子,都是刚刚得了信,咱们又何必这么急呢。”

  容侧妃望着着院里的海棠,“杨氏的侄女刚刚进府,王妃就第一次招众人训话,这样的热闹咱们当然要早点去看,去反了难不成让王妃先拿咱们开刀?”

  夜菊虽没有接话,却不认同这个道理,以这几次对王妃的了解,王妃可不是做事那般冲动的人,说起来王妃到是每次都与旁人不同。

  先不说旁的,就凭王妃没有做什么就得了王爷的信任,这就值得让人佩服,侧头看主子一脸的兴奋,夜菊实在不想给主子泼冷水,算了,就让她高兴这一会吧。

  进正院前,正好遇到了王氏,王氏忙规矩的先让出路来,一边问安,“见过容侧妃。”

  容氏停下来,上下打量她,“王姨娘人文静,厨房管的却很好,到看不出也是一把好手。”

  “侧妃抬爱了,妾身接下的也不过是侧妃做好的让妾身揽了功劳”王氏不敢承功。

  容氏勾起唇角,算你识相,到不在多说,带着夜菊先进了院,王氏尾随身后走了进来。

  两人进到正屋时,慕凌雪已经盘腿坐在了软榻上,受了两人的礼后,让人赐了坐,随后有下人上了茶,这时董氏和杨侧妃也陆续的走了进来。

  两人不差半刻,却是董氏先进了门,可见从为人处事上,董氏就不如王氏了。

  “人都到齐了,本妃就直说吧,王爷又病重了,你们也该听说了,唉,可委屈了杨侧妃,这才刚刚进府,连王爷面还没有见到。”慕凌雪说的还真像那么回事,杨侧妃听了就忙站起来说不委屈,慕凌雪让其坐下后,才继续道,“王爷病重,本妃也有责任,没有把王爷的身子调养好,而你们也是平日里总近王爷身边的,也有失职,王爷这病需要静养,本妃觉得咱们也正好借这段时间闭门思过抄经念佛保佑王爷身子早日康复才是,你们觉得如何?”

  “妾身自是为王妃学的去做,为王爷祈福。”各人相续站起来应声。

  不想同意也不行,你是正妃你都这么说了,人还能反对你不成?

  几个女人心思各一,却都不敢表现出来,更不敢说出来,何况这事可是和王爷的病有关,谁知道若有反对了,偏巧遇到王爷怎么样,到时赖到自己身上怎么办。

  慕凌雪温柔的点点头,“你们都是知礼的,本妃就放心了,既然这样,从今日起本妃就与你们一起抄经念佛吧。”

  呃、、、

  几个人微微一呀,到没有想到王妃也会如此,心里的那点不平衡到也就没有了。

  让各人退下之后,慕凌雪特意打量了那杨侧妃一眼,小家碧玉,看着模样单纯,只是不知道内在是不是与外面一样了。

  不过想到那男人交给自己的事情,就这么轻松的解决了,慕凌雪心情大好,反正只要拦住那几个女人不去那男人那边,又被关在自己院子里,就发现不了那男人不在府里的事情了,至于府内的下人怎么瞒过去,那就要看那男人自己的能耐了。

  当凤谷秋从京八嘴里知道这个消息后,勾了勾唇角,这女人还真是聪明。

三级士官Lv.5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1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8章 相求
  慕凌雪的交代一下去,次日明显的感觉到王子府安静了,慕凌雪更是将自己关在屋里看着另一箱府外的帐目,看的出来,她嫁的这个男人确实不怎么受宠,堂堂一个王爷,手里的田地只有巴掌大的一块,怕连个地主都不如,剩下的就全是山了。

  在外人眼里,这个王爷一定很穷,眼下慕凌雪却高兴了,这山里可全是宝啊,说不定是发了呢,只是看落在谁的手里。

  “平日节庆里庄子都送些什么东西进来?”慕凌雪看了一上午的帐目,用过了午饭才唤了京八过来问话。

  京八就一五一十的禀报起来,“有猎户打的野味,有时运气好了还能有几张上好的毛皮,还有一些水果。”

  没了?慕凌雪掏掏耳朵,不会这么穷吧?给一个王爷年节送东西就这点?

  京八一脸的无辜,用力的想了想,他没有说漏什么啊?突然眼前一亮,“还有田里会送些粮食进来。”

  慕凌雪扯了扯嘴角,上下打量着京八,不是她吹,身边的蔷薇和水竹哪个她培养一个月,都比这个京八强,不是在那男人身边随服的吧?也不怎么样吗?

  “王妃,可是奴才有说的不对的地方?”京八看的出来王妃的眼神貌似有些不友善。

  “王爷的那些山猎户可以随变的进吗?”

  京八这才娓娓而谈,“能上山打猎的都是与王爷有关联的人,普通百姓是不能进山的。”

  慕凌雪想了一下,“行了,你到时准备一下,咱们去山那里看看,记得不要惊动了旁人。”

  京八应声这才退了出去,边往院外走边疑惑,要是在王爷身边,最起码他能猜透王爷一半的想法,可是在王妃这里,王妃一会左一会右,问的话更是前句不搭后句,跟本让他猜不透什么。

  想起王爷临走时的交代,京八不敢怠慢,亲自去后面的马房安排马车去了,而前面已有做客的马车停在了府外。

  李凝芙从马车上下来,望着闲王府的大门盯了一会儿,才吩咐婆子去叫门,门卫一听是睿王府来的人,忙打开了大门。

  紫依得了信迎出府,“不知贵客上门,还请夫人赎罪。”

  李凝芙娴熟的扶起紫依,“到是我唐突了,没有送贴就到府上来打扰,只是我与你家王妃同是从东晋国嫁过来的,在家时又是好姐妹,所以少不得惦记着。”

  “夫人客气了,快里边请吧。”紫依不卑不亢,也并没有受到这样的待遇就扬扬自得。

  李凝芙笑着点点头,这才随着紫依进了府,上了软轿后直奔后院,早有小丫头通知了慕凌雪,对于这个了解本尊过去的李凝芙,慕凌雪实在说不上喜欢,不过人都来了,也不能没有不见的道理。

  等紫依送着李凝芙进来时,慕凌雪正坐盘腿坐在软榻上抄经书,说起来也奇怪,她本不会写毛笔字,可当这双手拿落笔后,就不知不觉的写出一手好看的梅花楷来。

  听到人进了屋,慕凌雪才装模作样的抬起头,“是妹妹来了,快过来坐吧,到是我失礼了。”

  李凝芙已到了榻前,往纸上看了一眼,“姐姐在抄经书?”

  眼里闪过一丝幸灾乐祸,自己在府里过的不好,眼下里明明是嫁过来为妻的,现在却连个身份也没有,还失了身,同样一起联亲过来的人,对方当上了王妃,她怎么能不嫉妒了,这回看到这个,还以为是受了罚,心里有些平衡。

  慕凌雪淡淡一笑也不多解释,“妹妹坐吧,怎么有空过来了?”

  蔷薇上来把桌上的东西撤下去,水竹也上了茶,至于紫依只将人送到门口便退下去了。

  “王爷到南方去治水,我一个人在府里谁也不认识,这才过来看看姐姐,想不到姐姐这里也是冷清”

  虽然猜不透李凝芙来的目地是什么,不过她的话却让慕凌雪对她打量了几眼,心思略微一动,“可不是,王爷病了需要静养,其间府里的几位小主就一起闭门抄经为王爷祈福”

  李凝芙眸子闪了闪,“原来是这样,记得第一次来时,看见王爷对姐姐可是极疼爱呢,妹妹刚刚进来时还在想会不会打扰了姐姐与王爷呢,这回妹妹可不担心了。”

  慕凌雪佯装害羞的低下头,眼里却已肯定这李凝芙是过来探话的,只是她与自己这本尊都是东晋国嫁过来的,她的目地又是什么?为东晋还是睿王?

  想到自己刚穿来时见到的那个睿王,慕凌雪就恨的牙直痒痒,不管怎么样以后她都不想与那个男人有任何牵扯,何况府里的这个男人虽被称为闲王,可以她的观察,似乎并不是那样。

  “姐姐在想什么?妹妹唤了几声都不见姐姐有反应”看着放大在眼前的脸,慕凌雪才回过神来。

  她淡淡一笑,“只是在担心王爷的身子。”

  反正她都误会两人感情好了,这借口也不会让人多想。

  李凝芙先是被慕凌雪那惊艳的笑迷惑了一下失了神,待听到她的话后,心下又是狠狠一拧,深深吸了一口气。

  “看到姐姐幸福,妹妹就放心了,想当初姐姐家里出事时,姐姐和伯母无处可去,到了妹妹家里,那时你们二人如同一人,往日不可追,如今虽嫁到同一处,可妹妹却不极姐姐这般。”李凝芙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

  “这是怎么了?妹妹怕是想多了,睿王身负重任,自是陪妹妹的时间少了许多。”慕凌雪可不知道她有什么目地,自然不敢为之出头。

  李凝芙听了就哭的更伤心了,“不瞒姐姐,你们二人到西晋也近一个月了,可是王爷却还没有一点要纳我为妃的意思,我这样的身份处在府里尴尬的不知如何示人。”

  听她停了不说,慕凌雪也不接话,她这人最怕麻烦,自也不会看到是套还往里跳,那才是傻子呢。

  等不来话,李凝芙的伤心就有些装不下去了,索性一抹泪,“今日妹妹到姐姐这里来,也是看王爷去南方了,才借机会来求姐姐帮帮我。”

  “我本就一妇人,如何帮得上妹妹”慕凌雪一脸的为难。

  “我知姐姐为难,只是只要姐姐求闲王在我家王爷那里说句话提醒一下,这也是帮妹妹了。”李凝芙紧盯着慕凌雪。

  好吧,虽然不是什么难事,只是眼下那男人跟本不在府里?何况那个睿王什么样的性格她太了解了,虽然只是接触那一晚,也让她忘记不了那个恶魔。

  那样的男人怎么会忘记了娶,或是他跟本就不想娶吧。

  所以,她是怎么都不可能去招惹那个恶魔的。

  “既然这样,那我就和王爷说说吧”反正眼前两人都不在京城,到时自己说与不说她又不知道。

  慕凌雪心中有了计较,心也就踏实了,见她应了,李凝芙这才破涕为笑,又坐了一会儿,近中午了,人才回府。

三级士官Lv.5

UID
189888
主题
21
精华
0
经验
1936 点
金钱
23981 ¥
亂世币
37420 元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11-7-28
在线时间
421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5-9
 楼主| 发表于 2013-3-30 13:1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19章 山上
  闲王府的山头到是不错,一出京城坐半日的车就能到,西晋国的京城在北边,此时正值夏天,坐在马车里,慕凌雪紧紧的裹着身上的斗篷,这种天到还可以,只是到了冬天怕是更难过了,这种天要是有羽绒服就好了。

  跟着出来的只有蔷薇,慕凌雪想到她的性子,只好把稳重的水竹留在了府上。

  蔷薇本就是下人,往日里出门都是步行,这次能坐马车自然与往日不同,她的这种满意和知足却是慕凌雪不敢恭维的。

  走了一上午,马车才停了下来,下了马车后,庄子上的管家已带着人等在了门口,一下来之后,冷风一吹,慕凌雪就打了个冷战。

  “这山下的气侯很冷,平日里辛苦你们了”慕凌雪对众人点点头。

  众人一愣,有些不明白什么意思。

  蔷薇笑着上前,“王妃是在关心大家,行了,坐了一上午的车,先进屋吧。”

  庄子上的刘总管不才连连应声,带着下人将这没有一点架子的王妃迎进了庄子,原来听到王妃要到庄子上来的那惊讶已被眼前的事给比下去了。

  慕凌雪毕竟不是真正的君主时代的人,所以没有那些碑尊观念,蔷薇眼里简陋的庄子,在她眼里却很好,古色古香。

  用过了午饭,慕凌雪揉着肚子,这饭香比府上的好吃多了,看来她还是当穷人的命啊,府里的那些说得上山珍海味的东西,却一点也不适合她的胃口。

  “让刘管家进来吧”慕凌雪见蔷薇探头进来,这才坐好了身子。

  外面蔷薇应声后带着刘管家走了进来,饭前慕凌雪已把此时来庄上的目地说了,一方面是旅行,一方面

  也是想改革一下。

  “以往的规矩我都知道了,只是这样一来,这些山只能空在那里,本妃到有个法子,刘管家听下觉得如何,要是行咱们就这么办”慕凌雪说的很客气,刘管家却胆战心惊的,恭敬的站在那里,“有人想上山找猎可以,也不用一定是和王府有关的人,只是上山打猎可以,必须将打的猎物一半交给王府。”

  刘管家有些为难,“王妃,这些规矩都是祖辈就定下来的,这万一改了,怕是要惹得那些权贵们不同意了。”

  “这山是王府的,要怎么做关他们何事?就是王府让所有人来白打猎物和他们也没有关系”原本慕凌雪还做不了决定,听他一说脾气也上来了,“就这么般吧,你到时把事情传下去,到时只要上山打猎的人,都到府里领个牌子,还有那些不想将猎物交给王府的人,也可以用劳力顶替。”

  齐管总心里不情愿,可毕竟是个当下人的,以前穷人们要到山下打猎那是不允许的,所以他们虽是王府的奴才,可是在那些人面前,他们一直高高在上,眼下好了,这特权马上就不只是他们的了,更重要的是人一多,猎物定会少了。

  往日里可以私藏下许多的猎物,这回可没有那么容易了。

  蔷薇端着茶走了进来,“奴婢看刘管家好像不高兴,王妃这主意奴婢到觉得好,这样王府的收入也增加了,不然这么大的山就真成他们这些奴才的了。”

  蔷薇虽然没有听到几句,却能说出这翻话来,慕凌雪到很喜欢她有这样的见解,只要加以培养定能是个好助手。

  “好,既然这样,那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

  蔷薇傻了,“王妃,奴婢怎么行?”

  “怎么不行?我看你正合适,消息放出去后,一定会有猎户来咨询,到时你挑些老实忠厚的,这样的人有多少留多少,我有用。”

  抿了口茶,慕凌雪特意嘱咐她,“盯紧了刘管家,他私下弄小手段抓到后,你就直接把他的管家职撤了,这样人心不足蛇吞象的人,你怎么对他好也没有用。”

  主子都这样说了,蔷薇也不能在拒绝,微福身子笑着应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亂世メ皇城之巅 ( 粤ICP备16039306号 )

GMT+8, 2018-11-15 15:12 , Processed in 0.171877 second(s), 8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