亂世メ皇城之巅 十年文化,永久传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游戏·竞技┊] 《网游里的那点事儿》作者:清旋(已完结)

[复制链接]

三级士官Lv.5

UID
70719
主题
7
精华
0
经验
2057 点
金钱
2500 ¥
亂世币
856 元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8-8-1
在线时间
3 小时
最后登录
2011-6-30
 楼主| 发表于 2010-7-2 08:1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亂世メ颮啸喵喵 于 2010-7-2 08:15 编辑

  42再见
  随着寂寞恋曲的无故消失,酒色众人好像是得了禽流感的鸡,顿时蔫头耷脑,被血战虐了几天后,更是成天躲在安全区里。逆风飞扬已经连续好几天没上线了,有人说,看到他的装备挂在5173。
  酒色不再构成威胁,陈浩也该离去了。
  血战的UT里,很久没这样安静过。
  逆天杀戮沉声:“你要不玩,我也不玩,我也该踏踏实实工作了,早点把媳妇娶回家。”
  秀气说:“BOSS,你不在,谁给我们撑腰。”
  神之怒火:“我们几个也不能玩了,最后的半年时间好好准备一下论文答辩,给自己不算圆满的大学画个圆满的句号。”
  唐白难得的深沉了一把,叹了口气,“其实,这个游戏我早玩腻了,就因为你们我才舍不得走。”
  暧昧上帝试探着问:“要不我们一起走?”
  此言一出,唐白大声叫好:“不有句古话吗?不能同年同月生,但愿同年同月死,没在同一时间玩,要在同一时间走。”
  逆天杀戮拍着桌子喊:“唐白,认识你这么长时间,就这几句话说的还像个人!”
  唐白骂了一声,接着说:“谁和我们一起走,说一声!”
  声音此起彼伏地响起,数一数,在线的六十人,居然有半数以上要和他们一起离开。
  “你们都不在了,我们留下也没意思。”
  “就是,没有你们几个的血战也不是血战了。”
  “玩也玩够了,爽也爽够了,这游戏咱玩的不亏。”
  “走!一起走!”

  一向沉稳的陈浩感觉到一股澎湃的气息充盈在自己的胸膛,他尽量让语气平静:“都到空之城来拍照留念。”
  天空之城坐落在半空中,终年被云雾笼罩,整个空间偌大而空旷,站在城池的正中间举目望去,东西南北方各有一个巨大的楼梯直通到天上去。
  五六十个血战人齐聚在一起,不吵不乱,各人找着自己的位置,无论怎么变,天堂有罪始终被他们围在中间。
  “BOSS娘,到BOSS身边去。”秀气说。
  看着如众星拱月般的陈浩,苏小末在当前频道中打出了一个笑脸,没有动,依旧站在秀气她们中间。
  此时,这个男人不单单属于自己,更属于血战,属于这群和他共同奋战过的朋友。
  拽爷出现在众人中间,头上是血战联盟的标志。
  陈浩轻声说:“来了。”
  她轻声回:“恩,和你们一起离开。”
  他笑了,没再说话,挪出个位置给她。
  “靠,老子不要和一群女的站在一起。”唐白嚷嚷,对自己的位置极其不满。
  “男一排女一排,你说你站哪儿?”逆天杀戮问,“要不你站在我们中间?”
  “男靠左,女靠右,棉花糖不白站中间。”暧昧上帝哈哈笑。
  唐白看着站在天堂有罪旁边的拽爷,气不打一处来,“靠,要是以后玩游戏再当人妖,老子就真TM变人妖。”
  宁素素笑了,“又开始说大话。”
  “说毛大话,老子的事儿自己还做不了主了!”
  唐白的这一插科打诨倒让原本压抑的气氛热络起来。
  “大黄马呢?都骑上大黄马!没有的下去买。”大黄马是江湖中最便宜的坐骑,一百金一匹,在宠物管理员那里购买,因为其形象太过丑陋,几乎无人肯骑。
  五怨几人的大黄马曾让血战众人很无奈,闹掰后,唐白他们经常一人骑一匹大黄马在五怨等人的身边走来走去,故意恶心他们。
  “男的都按照我这样换装。”暧昧上帝在人群中窜来窜去,脸上戴着张飞脸谱,光着上身,穿条大花裤衩,脚上是露趾凉鞋。
  “他们露咱也露,女的全夏威夷时装。”唐白不甘示弱,换上俗称的三点套装,骑上大黄马。
  “感情你不是真女人,露的这么轻松。”宝贝猫猫鄙视他,也换上了夏威夷套装。
  苏小末犯愁了,虽然时装不少,但她嫌这套时装太暴露,压根没考虑买。如今这样的局面,不穿会让自己显得格格不入,花上百块钱去买一套只穿一次的时装又觉得可惜。
  哎,算了,最后一次,还是让大家都开心为好。号上没元宝,她正准备充值,看到天堂有罪过来和她交易,点开一看,一套夏威夷套装摆在上面,附带一匹大黄马。
  她从密语中发了个汗的表情,“我正准备买。”
  [密语]天堂有罪:“我们谁买不一样。”
  [密语]末末:“哪里来的大黄马?”
  [密语]天堂有罪:“唐白以前给我的,我嫌难看扔一边了。”
  苏小末看了看正在唐白的指挥下排队的大黄马军团,担心地问:“你不骑好吗?”
  陈浩理所当然地说:“这样才能显出我的与众不同。”
  苏小末默了。
  在一群光着身子穿着裤衩骑着大黄马的男人中,骑在白龙马上一身帅气酷派装的天堂有罪确实如鹤立鸡群般醒目。
  集体照,好友照,单身照全都拍完后,血战拍起了情侣照。
  拽爷对棉花糖不白招手,“老婆,来抱抱。”
  唐白翻翻白眼,墨迹了一会儿,还是走了过去,“从明天起,老子总算摆脱你了。”
  宁素素不置可否,只浅浅地勾起唇角,想摆脱她?有那么容易吗?
  “宝贝猫猫,给我抱抱。”神啊,起个名太难追着喊。
  “滚开,猫猫是我的。”神之怒火围追堵截。
  “乃们这群卑微滴神,居然敢和上帝抢女银,统统发配到纳米克星球去!”暧昧上帝发了个花痴的表情,“猫,反正都要走了,咱俩干脆去把婚结了算了。”
  宝贝猫猫一沉吟,出人意料地回答:“行,结婚去,在离开这游戏前老娘好歹也要把自己嫁出去。”
  暧昧上帝欢呼了一声,“走了,兄弟们,到京城去参见我们的婚礼。”
  天空之城最大的缺点就是上来容易下去难,想下去?那就往下跳吧。  宁素素眼睛一亮,笑眯眯地说:“唐白,咱俩打个赌,看谁先落地。”
  唐白干脆拒绝:“不赌。”几次被她设计还学不会乖,那他真连一根毛都比不上了。
  “输的一方答应赢的一方一个条件。”看他不为所动,宁素素强调,“什么条件都行!”
  唐白摸摸下巴,眼中闪着邪恶的光芒,“什么条件都行?”
  “恩!要是我输了,你要我现在的LUO照我都给你。”
  “嘿嘿,那就不单单是LUO照这么简单了,”唐白狞笑,在UT里喊,“下面的,给我们做裁判。”
  “收到!”逆天杀戮响亮回答。
  “我喊一二三,我们就开始跳。”唐白说。
  “同意。”
  “一二……”唐白目瞪口呆地看着落下去的身影,边向下跳边喊:“喂,你怎么先跳下去了?”
  “你哪只眼睛看我先跳下去了?有证人吗?有录像吗?你们谁能证明我先跳下去了?”宁素素理直气壮地问。
  “……你有种!”唐白咬牙切齿对先他一步落在地上的宁素素说。
  “你输了。”
  “说,想让老子干什么?”
  “先留着,想到再说。”
  唐白眼前一亮:“即时生效,过时不补。”
  “谁说的?有人证明吗?有字据吗?有录像录音吗?我什么时候说过这条件必须当时就说的。”
  唐白瞠目,半天憋出一句:“我TM怎么就是不长脑子呢?”
  天堂有罪抱着末末走上南边的天梯,站在最高点,缭绕的云雾中两人的身影若隐若现。
  [密语]天堂有罪:“哭了吗?”
  [密语]末末:“没,只是有点儿难过。”
  [密语]天堂有罪:“我也难过。”
  [密语]末末:“不要难过,你还有我。”
  陈浩笑了,是啊,只要有她,什么都无所谓,抱着她跳下去,手指轻快地敲打,“玩这个游戏最大的收获就是遇到了你和这帮朋友,值得了。”
  苏小末会心一笑,叹了口气,“可惜,就这样分开了,以后怕是没什么联系了。”
  陈浩扬起眉笑了,一字一字敲下去,“谁说的?有些人可以成为一生的朋友。”
  游戏里没什么秘密,陈浩等人不玩的消息传开后,酒色众人像打了鸡血般兴奋起来,邪恶的牙牙立刻抄起电话打给逆风飞扬。
  [世界]逆风飞扬:“天堂有罪,你武器多钱卖?”
  [世界]我是快乐的草泥马:“啊!大神要卖武器?为什么?”
  [世界]逆风飞扬:“被我们打跑了呗。”
  [世界]嚣张太子:“我呸!逆风飞扬,你怎么跟XX姐姐似的,怎么恶心人怎么干。”
  [世界]逆风飞扬:“俗语说得好,看谁笑到最后,哈哈哈哈,血战的拜拜咯。”
  [世界]飘零:“这话说的好,看谁笑到最后。血战走了,我们情谊陪你们玩,我们慢慢玩,好好玩。”
  [世界]逆风飞扬:“就你们也配?手下败将。”
  [世界]飘零:“这才刚开始玩呢,别太早想定论。天堂,你的装备卖吗?我们会的人想收。”
  [世界]天堂有罪:“我和末末的都不卖,我们会其他人的装备会优先卖给你们。”
  [世界]我是快乐的草泥马:“大神,你们是要连号带装备一起卖吗?”
  [世界]天堂有罪:“不,我们号也不卖。”
  …………
  [世界]见到美女嘎嘎抽:“果然是有钱人,上万块的东西说扔就扔。”
  [世界]我是快乐的草泥马:“哎,大神的世界果然是我们凡人无法理解的。”
  苏小末诧异地啊了一声后,也没去问,反正某人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道理。
  陈浩缓缓开口:“就让游戏开发商来保留我们的数据吧。”
  消化了他话中的含义,一股暖流流进苏小末心田,她向他发出相依相偎申请,被他抱起后,轻轻吻下去。
  陈浩,我是多么多么的爱你!
  逆风飞扬又出来蹦跶:“哎呀哎呀!天堂有罪你们都走了,你们的城怎么办?每周都从你们那里拿帮贡,我们会不好意思的。”
  陈浩轻哼一下,回过去:“你以为我像你一样白痴?”
  [世界]棉花糖不白:“酒色的,明天早晨你可以刷新一下帮派排行榜,如果等不及,现在就来九线七侠帮派管理员这里看看吧。”
  邪恶的牙牙突然在UT里叫了起来,“飞扬,他们好像把帮派解散了。”
  逆风飞扬:“不可能!”
  邪恶的牙牙:“真的,他们头上全没有帮派标志了。”
  逆风飞扬:“……太狠了。”
  最后,棉花他们的装备便宜卖给了情谊的人。以前曾经在世界上针锋相对的一群人,化干戈为玉帛,在UT里说说笑笑。
  嚣张太子是南方人,别看平时世界刷的挺火辣,本人说话轻声细语的,“血战的,你们真是爷们,以前的事儿,我向你们道歉。”
  唐白虎躯一震,“太子,有事儿世界说,这吴侬软语咱受不了。”
  “我服,谁说棉花糖不白没文化,连吴侬软语都知道。”爷,就是潇洒说。
  “靠,老子好歹是文化圈里的!”棉花糖白白亮出武器,“不服打一架?”
  爷,就是潇洒发了个垂涎三尺的表情,“这武器明儿就是我的了。”
  说笑间,离别的时间还是到了,众人在七侠镇中央一路排起,从仓库管理员一直排到同福客栈门口。
  剩下的不想离开的人,全都进了情谊。飘零许诺,会让情谊成为第二个血战,一样团结,一样强悍,一样友爱。
  “走吧。”陈浩说。
  UT里安静了一会,然后是一声一声叹息,“走吧。”
  马路上,一个接一个的人消失不见,渐渐空了大半条街道。
  曾经辉煌的血战在极盛时期静悄悄地消失了,留下了不朽的传说。

三级士官Lv.5

UID
70719
主题
7
精华
0
经验
2057 点
金钱
2500 ¥
亂世币
856 元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8-8-1
在线时间
3 小时
最后登录
2011-6-30
 楼主| 发表于 2010-7-2 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43尾声

  离开游戏两年多了,很多事还经常浮现在苏小末的脑海中。
  沙漠中的初遇,杏子林的求婚,烙印的烟花,大败酒色后的意气风发以及最后离开时的悲壮……
  天堂有罪,逆天杀戮,棉花糖不白,暧昧上帝,神之怒火,拽爷,秀气,小手心,宝贝猫猫……
  这些人这些事,她一辈子都忘不掉。
  秀气建了个群叫‘曾经的我们’,曾属于血战的所有人都在里面,每个人都默契的把群名片改成了游戏里的名字。
  两年来群里每天都热热闹闹,就像陈浩说的,纵然离开,他们还可以成为一生的朋友。
  逆天杀戮:“现在的江湖越改越不好玩,再涅槃的基础上又整出个羽化来,连武器都能羽化。”
  秀气:“武器羽化?好容易砸到加十几的,还要重头砸?这根本是骗人嘛。”
  小手心:“玩到最后就不是人玩游戏而是游戏玩人了。”
  神之怒火:“所以说我们这些人是最英明的,当机立断,在最鼎盛的时候销声匿迹,不会被游戏开发商牵着鼻子走。”
  棉花糖不白:“真TM无聊!”
  秀气:“你老公呢?”
  棉花糖不白:“滚蛋,老子现在是男人!男人!!”
  宝贝猫猫:“怀疑。”
  暧昧上帝:“怀疑+1。”
  神啊,起个名太难:“怀疑+2。”
  唐白抽了抽嘴角,不理他们,“末末,你家陈浩呢?”
  末末:“他上班呀。”
  棉花糖不白:“周末还上个毛班?靠,老子就领薪水的时候才去公司。”
  秀气:“BOSS要赚钱娶BOSS娘,和你这种等着被人娶的男人能一样嘛。”
  宝贝猫猫:“就是,唐白,你要从了素素,连领薪水的日子都不用去公司了。”
  棉花糖不白:“靠,老子懒得和你们说。”
  逆天杀戮:“末末,你们结婚的时候别忘记给我们发请帖。”
  宝贝猫猫:“你们要能结婚,老娘从此相信网恋。”
  暧昧上帝:“哇,那瓦不素有机会了吗?末末哇,为了瓦滴幸福乃一定要和陈浩结婚哇。”
  秀气:“哎,你们两个能走到今天真不容易。”
  苏小末轻叹,是啊,能走到今天真是太不容易了。
  两年来发生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一切的辛苦都是从告诉妈妈她喜欢上陈浩开始的。
  她想过妈妈会反对,但没想到反对的那样激烈。
  她被妈妈打过骂过甚至关起来过,他也被妈妈骂过很多次。
  这样的艰难中,两人从没想过分手,一向听话的苏小末表现的异常坚强,不论妈妈怎么闹,就是不妥协。
  斗争一直持续了一年多,直到半年前,王唯东闪电结婚,陈浩把工作调到了S市后,才慢慢有所改变。
  妈妈不再阻止他们交往,虽然她对陈浩还是不冷不热,苏小末却很满足了。
  她相信只要坚持,一切都会好起来。
  妈妈正在客厅里看报纸,看到她轻哼一声,“又去给他做饭?”
  “哦。”坐妈妈旁边,谄媚地给她捶腿,她说,“谁让你不让他过来吃饭的。”
  妈妈不搭理她,报纸翻的哗哗响。
  苏小末无奈,耸耸肩,准备出门,看来还得打持久战。
  正在门口换鞋,听到妈妈说:“明天晚上让他来吃饭吧。”
  苏小末愣了下,然后绽开灿烂的笑容,“妈,你真好。”
  苏妈妈又哼了一声,报纸后的脸孔上挂起淡淡微笑。
  这女婿其实也挺不错,关键是女儿喜欢。
  哎,可惜了唯东,真不知道那孩子怎么突然就结婚了呢?
  拎着菜和水果来到陈浩家,还没进门就听到肥球的叫声。
  “肥球,怎么了?饿了吗?”她边开门边说。
  肥球跑过来,围着她嗲嗲地叫,她蹲下来摸它的后背,“想出去玩?”
  肥球喵一声,两眼放着光盯紧房门。
  “去吧,”苏小末把门打开,“记得早点回来吃饭。”
  陈浩一进门,就看到苏小末在电脑前敲敲打打,炖排骨的香味弥漫了整个空间。
  她似乎在写什么,精神集中,连开门的声音都没听到。
  他换了拖鞋,悄声走过去。
  在电脑屏幕上,他看到了天堂有罪,末末,逆天杀戮,棉花糖不白……这些人的名字。
  “你在写什么?”他忍不住问。
  她猛然回过头了,笑着捶他一下,“你怎么和肥球似的,走路不带声音,吓我一跳。”
  他拿过鼠标,滑到最上面,“网游里的那点事儿?”
  她红着脸点头,“恩。”
  他接着往下看,“我们的故事?”
  “是,我们的故事。”
  “为什么要写这个?”
  她抬手缠上他的脖子,“我要告诉他们,网恋也可以开花结果。”
  噌噌她的鼻头,他说,“离结果还早的呢,你妈还不同意。”
  她歪着头看他,眼中闪动着异样神采,“我妈让你明天到我家吃饭。”
  他的眼睛一亮,低头吻住她,“哎,我终于转正了。”
  她笑,想起了童话中永恒的结尾:从此,王子和公主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她相信,他们会很幸福!


  作者有话要说:结尾纠结了好几天,写了很多个版本,最后选择了这个最简单的。
  有不满意的同学请体谅~~因为有些事,我实在不想写出来。
  其实这样简单的快乐也很好。

三级士官Lv.5

UID
70719
主题
7
精华
0
经验
2057 点
金钱
2500 ¥
亂世币
856 元
阅读权限
50
注册时间
2008-8-1
在线时间
3 小时
最后登录
2011-6-30
 楼主| 发表于 2010-7-2 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end

  番外

  苏小末的人生梦想是像熊猫一样生活,有吃有喝不上班,种花养鱼逗弄猫,还能享受国宝级待遇。
  方月特瞧不起她这种菟丝花思想。
  男人的誓言就好比那天边的浮云,一阵风就吹散了,相信男人的话无异于在身边放了颗定时炸弹,一旦引爆,那绝对是血肉横飞。
  虽然陈浩看起来挺靠得住,但是,谁能走到时间的前面去看看?谁又能肯定哪片云彩不下雨?
  所以,女人绝对不能完全依靠男人,一定要有自己的事业,这样,不论发生了什么事情,至少还有重新开始的资本。
  苏小末举双手双脚赞同方月的见解,结婚后还是立刻把自己变成了幸福的小主妇。
  某杂志探讨过全职太太和家庭主妇的区别。
  所谓全职太太就是出门有汽车,回家有保姆,平时的消遣不过是喝茶购物打麻将,偶尔还参加几个这样那样的艺术展,甭管看懂看不懂。
  家庭主妇和全职太太那根本就两个档次了,买菜靠走,洗衣靠手,闲暇时间对着电视机流流眼泪,偶尔去参加个同学聚会,还不知道穿什么衣服好。
  苏小末介于两者之间,虽然自己买菜做饭,但是家里也请了个钟点工,每周来清扫三次。
  她每天六点钟起床,带着肥球和雪球出去遛弯。
  雪球是一根毛的儿子,其身世说来话长。
  四个月前,宁素素家隔壁搬来了一对中年夫妇和一只叫Ada的萨摩耶。
  唐白正好牵着一根毛在小区里散步,看到几个搬运工费劲地抬一个巨大的衣柜,便主动上前帮忙,结果不小心碰破了手。
  屋主过意不去,亲手煮了杯咖啡请唐白喝。
  几个人坐在厨房聊了会儿,唐白就起身告辞了,牵着一根毛回家的路上,他就觉得它不太对劲,整个狗懒懒的,不像平时似的看到个苍蝇也兴奋半天。
  一个月后,那对中年夫妻牵着Ada来找唐白负责。
  原来搬家那天,趁着他们不注意,一根毛把人家的肚子搞大了。
  那Ada可是得过大奖的名贵狗,虽然一根毛品相也不错,可这毕竟是跨国婚姻呀!
  人类跨国婚姻的产物叫混血儿;植物叫嫁接改良;轮到狗身上,只能叫串儿,更难听的叫杂交狗。
  人家Ada可是有大把出身高贵血统纯正的名狗在排队等着,却被一根毛给糟蹋了,夫妻两个怎能不气。
  又过了两个月,Ada生下了四只既像爸爸又像妈***宝宝,中年夫妻眼一闭,手一挥,全部扔给了唐白,从此,把唐白和一根毛划为一级恐怖分子。
  抱着四只刚断奶的小狗,唐白立刻想到了肥球,为什么会想到肥球?这个他也说不明白。
  第二天,苏小末接到一个邮包,里面是一只雪白的小狗,一家之主陈浩为其取名为雪球。
  肥球一看来了争宠的,跋扈的本性毕露,对着雪球又是呲牙又是嚎叫。
  苏小末怕再次发生猫狗大战,本着保护弱小的心理,把肥球关到了阳台上。
  在阳台的肥球也不消停,胖脸贴着玻璃,虎视眈眈地监视。
  吃过晚饭,苏小末和陈浩窝在我是猪上看电视,好吧,其实她是窝在陈浩怀里,恩恩,新婚嘛,可以理解。
  新闻联播一如既往,前十分钟国家领导都很忙,中间十分钟祖国人民很幸福,最后十分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天气预报的音乐响起时,苏小末正和陈浩亲的火热,卧室里突然传来猫狗大叫。
  两人赶忙分开,冲过去,惊诧的一幕映入眼帘。
  肥球仰躺在地上,雪球两只爪子压在它的身上,亮出雪白的牙齿。
  苏小末发誓,她在肥球的眼睛中看到了恐惧。
  正所谓一物降一物,从那以后,面对雪球,肥球就如小绵羊一样乖巧。
  晨练后,给一狗一猫洗完爪子,苏小末赶忙做早饭。
  七点二十,苏小末会去叫陈浩起床。
  每天在晨曦中看着熟睡的陈浩,她都有种很幸福的感觉。
  他醒了,揉揉眼睛,对着她笑,然后拉她躺下。
  “早安吻。”他笑嘻嘻地结束一个法式热吻。
  捏他的鼻子,她红着脸说:“又没刷牙。”
  他用力哈气然后吸吸鼻子,“有味道?”
  “昂。”她含糊地答。有人说,真心爱一个人是闻不到他身上的异味的,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也或许是因为陈浩本来就很干净,即使他没刷牙,苏小末也感觉到甜甜的味道。
  他笑,又亲了下去,“书上说,接吻的好处很多,可以美容,可以减压,还可以减肥止疼。”
  苏小末撇撇嘴,“书上还说,血气方刚切忌连连,你这岁数一周最多三次,今天才周四,你貌似已经做了六次。”
  “额……这个……理论也不都是正确的,要活学活用,”从床上跳起来,他急忙向浴室走,“那个……我去洗澡了。”
  苏小末偷笑,起身,把窗户打开,从床头柜上里拿起一早为他准备好的衣服,敲敲浴室门,“某人,你忘记拿衣服了。”
  “……”
  八点整,陈浩和家里一人一猫一狗告别,出门上班。
  苏小末收拾收拾卫生,给花浇浇水,洗洗衣服,就去买菜。
  吃过午饭,她会躺在我是猪上小憩片刻,肥球和雪球趴在脚边。
  家里电话响,她接起。
  “老婆,你上我电脑,我昨天晚上画的图忘发邮箱里了。”
  “等哈,”在书房里,苏小末咦了一声,“你昨天晚上没关电脑?”
  陈浩轻咳一声,昨天晚上刚把图画完,正准备发到邮箱里,苏小末就跑到书房里来挑逗他,其实也说不上挑逗,夏天嘛穿的衣服难免少点,又是新婚,热情一点激动一点很正常嘛。
  “赶紧发过来,等着用呢。”他当然是不会告诉她原因的。
  “……某人,你的电脑里好多设计图,请问您要哪个?”
  “海富大厦那个。”
  “哦哦,发过去了。”
  “我挂了哈,马上开会了。”
  “哦,晚上早点回家。”
  “知道了,乖乖在家等我。”
  挂了电话,苏小末正要关电脑,看到右下角亮起的小企鹅。
  鼠标放在小企鹅上,她犹豫要不要去点击。
  虽说夫妻之间没秘密,可随便去窥探别人的隐私总是不好。正要关闭QQ,转念又想,她看他的QQ就等于是领导检查工作,天经地义的事。
  是看还是不看?
  正左右为难时,小企鹅变成美女头像,闪来闪去。
  苏小末一看署名是娜娜,也不管是否侵犯别人隐私,立刻点开。
  娜娜:真是奇迹,这个时候你怎么会在线?
  苏小末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直接选择无视。
  被她这么一弄,苏小末特别想审查陈浩的工作,第一个要审查的就是何娜。
  两人的聊天记录很少,总共才六页,最后一条是半年前的,那时他们两个还没结婚。
  娜娜:我还有机会吗?
  过了十分钟,陈浩才回复:她太笨了,笨的我不忍心伤害。
  苏小末愣住了,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她太笨?他是什么意思?
  结婚后,被陈浩宠的,苏小末的脾气大了不少,面色一沉就给他发短信:我很笨吗?
  他的短信过了一会儿才发过来:晚上出去吃饭,六点公司楼下见。
  不到六点,苏小末就到了约会地点,想着他的话,面色还有些阴沉。
  “末末。”
  这声音?她赶忙抬头看去,“东哥?”他结婚后两人再没见过。
  他还是那样温文尔雅,看着她轻笑。“好久不见了。”
  “是啊,一年多了,你还好吗?”
  “还不错。”他上下打量她,眼中有一丝隐忍的情意,“你看起来也很好。”
  她静静与他对视,却不知道说什么。
  大家都以为王唯东是移情别恋,只有苏小末知道,他这么做全是为了她。
  他结婚的头天半夜,她收到了一条短信,来自王唯东:我成全你!
  一小腹微凸的女子从大厦出来,站在王唯东旁边,对苏小末微笑:“是末末吧,我是你嫂子,经常听唯东提起你。”
  苏小末赶忙问好,看到女子的手搭在王唯东的臂弯里,他的笑容略僵了下,对女子说:“我们走吧。”
  “有空到家里玩。”她礼貌地和苏小末告别,随着他离去。
  他的车停在马路对面,站在门边,遥遥看过来。
  她对他轻轻挥手,无声说着感谢。
  “看什么呢?”把手搭在老婆肩上,陈浩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灰色的本田刚刚离去。
  “没什么。”苏小末严肃地看他,“某人,说说看,什么叫因为我笨才不忍心伤害?”
  “偷看我的聊天记录还这么理直气壮。”他捏她耳朵,开车门让她上车。“晚上吃什么?”
  “气都气饱了还吃什么。”她依旧没好气地说。
  “同事说新开了间火锅店,味道不错,我们去试试。”他开车上路,正是高峰时间,路上很堵。
  他专心扶着方向盘,她嘟嘴看窗外。
  别扭的气氛维持了很久,当汽车停在某火锅店门口的时候,苏小末赌气不开车门。
  他仅仅是熄了火,也没下车,片刻后,好听的声音在车厢中缓缓流动。
  “因为你笨,才能不求回报的对我好;因为你笨,才能在被我伤害后轻易原谅;因为你笨,面对那么强大的压力才能坚持到底;因为你笨,才让我感觉到幸福,”捏着她的下巴,扳过她的脸,“因为你笨,我才这样爱你。”
  她的眼圈红了,用力吸气把眼泪忍回去:“对不起,我误会了你。”
  他摇头,“有没进我的空间看看?”
  “你设了密码。”
  “笨啊,”他叹息,“你都不会去试试吗?密码是你的生日。”
  “啊?”她眼睛一亮,“里面有什么?”
  “自己看去。”他的脸色可疑地红了。
  “不嘛不嘛,我要你说。”她撒娇,摇着他的胳膊。
  “别摇了。”
  “说啦。”
  “……里面都是你。”
  她狡黠一笑,“我早猜到了,只是想听你亲口说而已。”
  他怒,拉过她亲下去,“让你调皮。”
  有人敲车窗,两人猝然分开,饭店保安一脸尴尬地看着他俩。
  苏小末脸红,让陈浩赶紧开车。
  “不吃饭了?”
  “不了不了,回家吃。”羞死了,她才不要被人指指点点。
  “你确定?这家的火锅很好吃。”
  苏小末不理他,摇头晃脑说:“因为你笨,才能不求回报对我好;因为你笨,才能再被我伤害后轻易原谅;因为你笨,”她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某人,你好琼瑶。”
  他嘴一撇,开门下车,“我决定了,就在这家吃。”
  苏小末汗了,这就是撸虎须的下场。“不要啊,很丢脸的。”
  他轻哼,搂着她的肩膀向里走,低声咕哝。“再丢脸也没我丢脸。”
  她愣了一下才明白,是啊,让个大男人说这么多肉麻话是挺丢脸的,越想他刚才的话她越想笑。
  “再笑,我亲你了哈。”他瞪着她威胁道。
  “不笑了不笑了。”她捂住嘴,只露出弯弯的眼睛。
  等着服务员来点餐的那段时间,苏小末一直抿着嘴看着他,眼中闪着诡异的光。
  服务员放下菜单去倒水,她暧昧地靠过去:“诶,某人,问你个问题呗。”
  一看她这样子,肯定不会有什么好话,他低头翻着菜单:“本人拒绝回答”
  “别那么小气了,其实这问题很久前我就想问。”也不管他的态度,她靠过去,贴着他的耳朵暧昧地问:“和我结婚前,你还是处男吧?”
  他不敢置信地看她,半晌后才挫败地说:“苏小末,你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毛病千万别遗传给咱们的孩子。”
  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她只一径追问:“是不是是不是?”
  “是!”被她缠的受不了,他气急败坏地说,“这下你满意了吧。”
  “恩恩,那是相当满意的,”她笑得脸上仿佛开了一朵花,“某人,你刚才和我说了三个字。”
  “什么?”
  “我爱你。”
  “恩,我知道你爱我。”
  “不是啦,”她扯着他的衣袖撒娇,“你说你爱我。”
  “哦,你爱我。”
  “陈浩。”她怒了。
  他叹口气,“苏小猪,我爱你。”
  她红着脸,贴着他耳朵说:“……我也爱你。”
  他身体蓦然一僵,拉起她就走。
  “去哪?”
  “回家。”
  “饭还没吃呢。”
  “不吃了!”
  她笑,对他比出七的手势,他不理她,打开车门将她塞进去。
  汽车呼啸而去。

一级士官Lv.3

UID
158102
主题
28
精华
0
经验
758 点
金钱
4655 ¥
亂世币
13343 元
阅读权限
30
注册时间
2009-4-6
在线时间
43 小时
最后登录
2014-7-22
发表于 2010-9-16 23:2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 。。。看了好久~~~
人的婚姻不要因为一点小小的事情而发展的不可收拾,难以挽回的地步,结婚了的人们,请珍惜彼此吧!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亂世メ皇城之巅 ( 粤ICP备16039306号 )

GMT+8, 2018-11-15 15:12 , Processed in 0.125002 second(s), 4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